云南快乐时时彩今天|快乐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

岳陽網 >文化

望星空 | 石煌遠:八百里洞庭我的家
時間:2018-12-15 12:18:26 來源:岳陽日報特稿部

朋友,也許你對石煌遠這個名字感到陌生,但你不會沒聽過李瓊唱的《八百里洞庭我的家》吧?

  對,就是那首“天上云波水里的霞,八百里洞庭我的家喲……”

  石煌遠,就是這首歌的詞作者,但是并非這首歌中的每個字都是他寫的,那些“喲嗬嗬”一類的襯字,是作曲家楊歌陽寫的。

  水天一色,風月無邊的浩淼洞庭,在石煌遠筆下竟成了他的好大一個家。他展萬里之勢于尺幅之內,攬日月星辰于股掌之中:“日從家里出,月在家中掛,槳開千條路,網撒萬朵花……”風帆滿目八百里,在石煌遠眼中不過是他開的農家樂:“船舉金杯露斟酒,柳搖綠扇浪煮茶!”

  這不是詞作者小我小家的恬靜安逸,而是湘人心懷天下的家國情懷!這首被譽為湖湘大歌的聲樂精品,用恢宏的氣勢,靈動的語境,夸張的比喻,精妙的意象,將洞庭湖的博大雄渾深邃寬廣展示得淋漓酣暢,恣肆汪洋;將湖鄉人的豪放精致鐵骨柔腸刻畫得至臻至美,活龍活現。

  當然,好詞還要好曲,好詞曲還要好歌喉。青年作曲家楊歌陽譜完于沙作詞的《八百里洞庭美如畫》之后,十多年無法完成自我超越。但是當楊歌陽遇上石煌遠,浴火重生的契機就在一瞬之間出現,《八百里洞庭我的家》橫空出世。當石與楊遇上唱著楚歌闖天下的李瓊,即形成一個跨越荊湘的鐵三角,李瓊的《山路十八彎》的余音還在十七彎上環繞,《八百里洞庭我的家》又以穿云裂石之勢響徹湘楚大地,激起大江南北浩浩樂海陣陣濤聲。

  石煌遠作為當代最優秀的詞家,絕非浪得虛名,尤其是詠頌奇山秀水的歌詞,他深諳其中奧秘,總是著手成春,語境自成體系,風格搖曳多姿。

640.webp.jpg

  作為沅陵縣文聯主席,縣文化館館員,他寫山則情溢于山,寫水則倒海翻江。就像他所吮吸其乳汁的沅水,母親湖八百里洞庭也讓石煌遠無限依戀。早在28年前,他就在音樂藝術片《洞庭》中,以筆為槳,暢游洞庭:

  三角叉,叉天又叉地,

  爛船篙,晾褲又晾衣。

  小鼎鍋,煮干又煮稀,

  小漁船,搖兒又搖妻。

  站在船頭一撒網,

  洞庭只剩四百里。

  瞇起眼睛哼一曲,

  洞庭全在酒杯里……

  視角獨特,想象奇異。看似漁家生活瑣事的羅列,實為大湖意象內涵的升華。作為湖鄉子弟,我無數次登上漁舟,對三角叉、竹篙、鼎鍋等物件司空見慣,但是三角叉到了石煌遠手里,竟然叉天叉地叉乾坤,小鼎鍋呢,竟然煮干煮稀煮春秋!《洞庭》是岳陽作曲家康小波作曲,湖南衛視“三劍客”之一汪炳文導演,眾多著名歌唱家演唱的音樂風光片,由湖南電視臺和岳陽電視臺于1990年秋天攝制。作為岳陽電視臺的工作人員,我得天獨厚地先睹為快一飽耳福。汪導以詩意的蒙太奇語言,放大石煌遠文字的張力,使我較早地觸摸到了這位湘西奇才強勁的脈動和燙手的體溫。

  石煌遠祖籍杭州,父親在抗戰時逃難到沅陵。抗戰勝利后第二年,在這個古黔中郡的文化厚土上,響起了石煌遠石破天驚的第一聲啼哭。

  這一哭果然與音樂有關。他坐在沅水邊對著一排東倒西歪的吊腳樓拉二胡,花一個星期突擊自學小提琴,拉得小小沅陵城大街小巷流淌著花兒與少年的歡樂與天真。然而命運并沒給這個少年獻上鮮花。由于父親的所謂“歷史問題”,他無緣升學,直至而立之年終于以超凡脫俗的藝術天賦感動“上帝”,破格以“招教”之編挺進鐵飯碗體制之內,在沅陵縣辰河劇團開始了專業化的藝術人生。

  我與石煌遠有幸結緣,得感謝1998年那場穿三峽闖洞庭氣勢洶洶來者不善的特大洪水。

  1998年8月,曠日持久的洪水圍困著湖湘大地,岳陽作為銜遠山呑長江的名城,自然是腹背受敵危如累卵。百萬抗洪軍民背水一戰,創造了不潰一堤一垸的奇跡。湖南電視臺為弘揚偉大的抗洪精神,激勵全省人民決戰決勝,準備推出一臺題為《情系三湘》的抗洪救災大型晚會。時任湖南省廣播電視廳廳長兼湖南電視臺臺長魏文彬親自點名,將石煌遠和我抽借到晚會劇組,參與策劃和節目創作。就這樣,石煌遠帶著大山的回聲,我揣著大湖的濤聲,相逢在湖南衛視《情系三湘》劇組,而晚會的導演正是睿智儒雅的汪炳文,主管晚會的副臺長是電視藝術權威陳光緒。石煌遠濃眉大眼含醉意,虎背熊腰顯豪氣,我一見面自然聯想起水運憲筆下的榜爺,他與榜爺的區別是一個拿筆,一個持刀。共同點是都能豪飲。

640.webp (1).jpg

  我的任務除了參與策劃外,還要創作反映抗洪一線軍民魚水情的獨幕話劇《八毛錢》。石煌遠承擔著晚會的撰稿和主打歌曲的歌詞創作。石煌遠的晚會主持詞大氣磅礴,文采斐然,瀟灑飄逸,瑰麗清奇。常常是一頁寫出,早有人立等桌旁,爭相傳閱,真可謂一紙風行,洛陽紙貴!

  著名劇作家、湖南衛視電視劇生產負責人彭鐵森是晚會創作組組長,他調動石、段兩名組員工作積極性的工具有二,一是用魏廳長的指示來壓,二是用劇組的好酒來灌。前者是用來對付我的鞭子,后者是對付石煌遠的靈丹。煌遠兄嗜酒早已美名遠揚,據友人說,他的春夏秋冬泡在酒杯里,我卻認為,他的酒杯里泡著詩詞歌賦。

  有一次午餐時,一位秀色可餐的服務員微笑著替石煌遠斟酒,女孩腮幫那一雙惹人憐愛的酒窩撩發了石煌遠的詩興,他一邊以筷擊盤,一邊口吐珠璣,一首膾炙人口的《小酒窩》脫口而出,渾然天成:“妹妹的小酒窩,好像云一朵,飄在你的臉上,淌在我的心河……妹妹的小酒窩,好像花一朵,紅在你的臉上,甜在我的嘴角,妹妹的小酒窩,幾回醉了傻哥哥……”后來經李瓊首唱,《小酒窩》不知醉了天南地北幾多傻哥哥。

  在《情系三湘》劇組,我被任務壓得血壓飆升,食不甘味,而石煌遠卻舉重若輕,淺斟低吟。半個月內,我耗掉了湖南衛視幾刀稿紙,而他卻成天醉眼惺松,游手好閑。有一天彭鐵森通知我倆,魏廳長晚上要看初稿。我幸災樂禍地想,這位老兄只顧喝酒,沒見你動筆,今晚過關夠你唱一壺了!豈知一到晚上“上朝”時,石煌遠的醉眼居然頻頻放電,炯炯有神,他從褲袋掏出幾頁皺巴巴的稿紙,如五星級酒店里買單的土豪舉起一迭鈔票,夸張地在空中劃了個半圓,交給彭鐵森。

  我愣了!沒看見他動筆呀?這老兄除了會喝酒還會魔術?

  彭鐵森匆匆將稿紙向魏廳長呈上,廳座神態莊嚴,雙眉緊皺,繼而展紙一閱,其顏大悅:“好!好!大氣磅礴!激情澎湃!就是要這個效果!石老師,您辛苦了!”

  他成天喝酒吹牛,還辛苦了?我一萬個不服氣。

640.webp (2).jpg

  然而,我又十二萬分服氣!搞創作不像插秧扮禾比出勤,比的是作品的質量,比的是作者的內功!

  《情系三湘》晚會以宏大的氣勢,充沛的激情,再現了長江洞庭英勇悲壯的抗洪場面,謳歌了偉大的抗洪精神和獨特的湖湘精神,四個小時的直播高潮迭起,石煌遠撰寫的主持詞時而催人淚下,摧人肝膽,時而促人奮進,暖人肝膽,石煌遠簡直成了肝膽科名醫!我暗自思忖,這位老兄雖然成天讓酒精摧殘肝膽,干起活來竟然可以通宵達旦披肝瀝膽,與抗洪將士和萬千觀眾肝膽相照!

  當年湖南衛視春晚,石煌遠和我又被請進劇組。在華容采風時,我遲到一步,陳光緒就宣布任務,“石煌遠撰稿并寫《故土難離》歌詞,楊歌陽作曲。”我立即提出我寫歌詞,以躲避寫獨幕話劇之責。陳光緒嚴肅認真地代表組織表態:“段華寫獨幕話劇《最后一班崗》,就這么定了!”

  我斜眼向石煌遠臉上一掃,發現他正幸災樂禍地朝我一笑。

  笑歸笑,在創作中他并沒少幫我構思和點撥。獨幕話劇《最后一班崗》以華容縣原集成垸村長張神保為原型,塑造了一位胸懷大局情系鄉親的村官形象,由洪濤等著名話劇演員演出,劇場效果頗好。

  幾年后,我到湖南衛視辦事,問起一位中年導演近況,有人告知當年正是在演播《最后一班崗》時,時任省長現場淚奔,這位導演沒及時抓住這個可遇不可求的特寫鏡頭,被臺領導處之以換崗,那場演出成了該導演在導演行當內的最后一班崗。哎呀,原來是我連累了這位年輕有為的導演?我深表內疚。轉念一想,如果用我獨立創作的劇本,怎么可能感動省長?這都是石煌遠和彭鐵森幫我修改劇本惹的禍!

  20年過去了,石煌遠老兄,盼望你再來岳陽,你不是說“八百里洞庭我的家”嗎?我在家等你!沒什么好的款待,但有“船舉金杯露斟酒,柳搖綠扇浪煮茶”喲!


(編輯:聶琳)
云南快乐时时彩今天 广东11选5 上海天天彩 即时指数足球比分 山西十一选五 2012奥运即时比分 亿客隆彩票 海南环岛赛 新疆18选7 棒球比分网雪缘 北单比分zhibo 足彩即时赔率 多乐彩 脱兔电竞比分网 黑龙江时时彩 快乐双彩 7m篮球即时比分网球